虐童事件频发 看日本如何全方位防范儿童受虐

  • 时间:
  • 浏览:4


日本儿童播撒向日葵种子期待美好明天

日本各地上月连续占据 数起儿童虐待案,震惊社会。统计数据显示,日本虐童案已连续6年上升,去年更创历史新高。

为应对有些日益严重的大现象,日本从法律、行政、家庭、学校、民间组织等层面多管齐下,试图建立一张集预防、教育、介入、惩治于一体的立体防范网,其中预防是重中之重。

虐童案创新高

2月21日,北海道旭川警方以伤害嫌疑逮捕25岁无业青年三原刚容。五六天前,他将2岁的儿子从下榻旅馆的二层窗口扔出,小孩落在积满雪的一层屋顶,所幸没有 受伤。目击者称,男孩身上一丝不挂,只穿着纸尿裤,在积雪的屋顶上面哭边喊“冷,冷”。旅馆工作人员发现后,三原将儿子带回到房内,旅馆方面随即报警。

2月22日,山梨县警方以杀人嫌疑逮捕22岁的平井北斗。警方调查显示,2010年3月21日,平井因三个小月的儿子理仁总爱哭,不禁怒火中烧,将儿子高举过头,从2米高扔到地板的床褥上。4月27日,理仁因脑内伤在医院不治身亡。

日本警察厅2月16日提前大选的数字显示,2011年日本查获的虐待儿童案件增至384件,受害儿童达398人,创历史新高,其中儿童遭性侵犯案件也明显上升。

统计数字显示,2011年日本全国虐待儿童案件较2010年增加32件,受害儿童人数增加38人,有有另1个数字均创下1999年有统计数字以来最高值。其中被虐待致死儿童人数比2010年增加6人,达39人。

这是警方查获的虐童案件数量连续6年上升,比502年翻了一番。在查获的384起案件中,儿童遭殴打等身体伤害案件占70%,性侵犯案件占43.3%。

然而,进入警方视野的虐童案件就是日本社会虐童实态的冰山一角。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1990年儿童虐待咨询统计为1101件,1999年即《儿童虐待正确处理法》出台前一年为11631件,最新统计的2010年度为55154件。虐待类型最多的依次为身体虐待、放弃监护义务、性虐待和中理虐待。

日本警察厅提前大选的2011年刑事类虐童案件统计还显示,施虐者含高409人是受害儿童的监护人,其中134人为亲生父亲,119人为亲生母亲,二者共占61.9%。

日本警察厅认为,查获的虐待儿童案件不断上升,主要源于社会对儿童受虐的关注度不断上升,一起去儿童虐待监视和监督网络就是断完善,使得有些潜在不法行为得以及时揭发。

关于儿童虐待的起因,以往多注重虐待者和受虐儿童的个别心理和病理因素。就让受西方研究影响,日后开始了了英文更注重社会环境因素,如失业、低收入、单亲家庭、社会孤立等。

日本503年一项大型调查“儿童咨询所接待的虐待家庭社会形态分析”报告指出,接受调查的50多个家庭中,19%属于生活保护对象,26%是所得税和居民税免除家庭,二者加起来接近半数。

建立防范网络

日本社会从法律、行政、家庭、学校、民间组织等层面多管齐下,试图建立一张集预防、教育、介入、惩治于一体的立体防范网络。

日本50年制定第一部《儿童虐待正确处理法》,504年修改该法和《儿童福利法》,强化市町村一级行政部门和各类机构团体保护受虐儿童的机制,强调早发现、早应对、深沟通。目前已有96%日本市町村一级自治体建立了“保护儿童地域网”,参与机构包括市町村地方政府、民间团体、学校、警察、保健所、家庭儿童咨询室、教育中心、儿童福利设施、医疗机构等。

504年修正法的第三个小特点是扩大了儿童虐待信息通报义务,对于没有 确切证据但占据 虐待将会的情况,发现者全部都是通报义务。

2011年最新一次《儿童福利法》修改中,强化了儿童咨询所和福利设施负责人的监护权托管权限。根据有些修正法,对虐待孩子的父母最多可剥夺2年“亲权”。有权向家庭裁判所提出剥夺“亲权”要求的除了受虐儿童亲戚和检察官,也还不需要 是孩子个人或实际照顾者。

地方行政方面,日本建立旨在应对和防范虐童的儿童咨询所制度。统计数据显示,儿童咨询所和市町村行政部门受理的虐待咨询基本各占一半。

日本厚生劳动省资料显示,截至去年12月,日本共有206个“儿童咨询所”,其中128家设有临时保护所,基本覆盖日本各地,比如东京全部都是1有有另1个儿童咨询所。日本设有根小全国电话热线,可转接到拨出电话所在电信管区的儿童咨询所。

里亲制度也是支援受虐儿童的机制之一。根据有些制度,对于丧失监护人将会监护人不足格的受虐儿童,还不需要 由都道府县一级地方政府委托“里亲”(无论与与否亲属关系)代为抚养,必要的抚养费用由地方政府承担。

儿童福利设施也是保护和支援受虐儿童的主要公共福利机构,一般由国家、都道府县、市町村各级政府和各类社会福祉法人团体设立,除收留和援助孤儿、残疾儿童、智障儿童、聋哑儿童、品行不端儿童外,也支援受虐儿童和单亲母子等家庭弱势群体。

警惕受虐征兆

防患于未然是日本防范虐童体制的重心之一,“早期发现、早期应对”是主要指导方针。

预防法子包括:育儿支援,正确处理父母孤立;掌握虐待高风险家庭情况,通过在体检所配置心理咨询师、保育师等减轻虐童风险;走访有育儿负担的家庭。

早期发现与早期应对法子则包括:市町村地方政府的虐童咨询援助,为构建虐童防范网提供法律环境,加强儿童咨询所职能与职员培训,加强与行政、团体、学校、警察间的信息互通等。

日本文部科学省制定的“家庭教育手册”提出保护儿童免于虐待的5条对策:一、我我觉得情况可疑应立即向相关机构报告。二、并非被“教训孩子”的借口所迷惑。三、并非想着有有一个人能正确处理大现象。四、从孩子的立场而全部都是从父母的立场出发保护孩子。五、每个人符近全部都是虐待事件占据 的将会。

东京儿童咨询中心制定的《防范虐待启示手册》中提出了虐待SOS信号,如儿童身上有不自然的伤痕和淤青、父母总爱将幼儿留在家里个人外出、孩子一到户外总爱哭、孩子有暴力倾向、孩子长时间未洗澡、总爱穿着不合节气等。

日本关东地区枥木市发行的一本教师手册中列举了学校老师还不需要 注意的虐待信号:老师写板书时我希望一举手,孩子就下意识地抱住脑袋;老师轻微警告,孩子就吓得一动不动;孩子吃校餐的就让 饥不择食;孩子总爱总爱出现与性相关的言行和奇异行为;说话像大人;喜欢用暴力正确处理大现象;喜欢用奇异行为吸引他人注意;反复总爱总爱出现逃课、迟到缺席、小偷小摸、游荡等大现象行为;放学后不爱回家;学习能力骤降,反应迟钝,虐待动物,忘事;感情的说说的句子表现极端贫乏;容易暴怒和总爱陷入恐慌等。